FC2ブログ
褪不去的是身上彩虹的印记 跟着那个会唱歌的身体 一起转圈圈吧★`·.¸¸.☆
[转贴]WHAT'S IN XP 后付的HYDE SPECIAL INTERVIEW翻译
转载自天空之桥 放在自家屋里 看起来比较爽点
感叹我米买 买了也是看不懂的 虽然里面还是有好多pp的图
WhatsInXpcoverbanner.jpg


那天风很冷.结束了室外的摄影后在采访室等候的HYDE说的第一句话是 “我完全没关系”.总觉得他好象确信已经拍出了他想要的照片.第三期的SOLO活动初始的单曲「COUNTDOWN」得到了第一位的成绩,继此之后的单曲「SEASON’S CALL」非常具有旋律性,描绘出了现在HYDE的内心深处.大碟的制作渐入佳境,每天都有录音.从他充实的表情可以读出他对终于露出全貌的第三张大碟的自信.

——这次的大碟已经是第三张了.是以怎样的感觉开始大碟的制作工作的呢?
因为原本就预定在L’Arc~en~Ciel的TOUR结束后就开始SOLO活动的,提前考虑了之后,结果在LARUKU的录音结束后进入TOUR之前就开始为SOLO活动作曲了.而作出来的曲就马上在当时就录音了.在去年的春天左右就已经录了4首左右.

——第一张和第二张大碟的内容截然不同.那这张想作成怎样的风格呢?
在作第二张时走上了HARD ROCK的路线,当时就想我暂时还是追求这样的路线吧.其实在作「ROENTGEN」的时候也想过要一直照那个路线作下去,但到了作第二张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想法了.”(我想作的)在「ROENTGEN」里已经作了呢~”这样的想法也是很大的因素.所以「666」的曲子作得非常快.”啊,想作这个想作这个”~的感觉.曲子就这么冒了出来.而且也办了TOUR.那个时候在我的心里就已经想好了第三张要作成这样一种风格.所以,这次的大碟想让上一张帮我制作的KAZ和我一起作曲就去找他商量了.在去年录音的时候,除了我的曲子外就录了KAZ的曲子.

——那么在「666」的TOUR进行中和KAZ的交流就变得很频繁了么?
恩~事实上KAZ在之前的TOUR中只有一次上了舞台.那次TOUR我弹GUITAR,弹了三个部分.但是他只参加了一天的在大阪的LIVE却很开心.在舞台上的互动效果很好.因为他在台上很帅,会有种不能输给他的念头.其他MEMBER也很HIGH,当然观众的气氛也很HIGH.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商量之后的录音或者TOUR都要一起作.

——那么说第二张大碟是很HARD ROCK的.一直重复着HARD ROCK呢.真的就是HARD ROCK了么?作为(今后的)风格(笑)
我也不知道呢(笑).最近的音乐…

——就这样继续着「666」的风格开始了这次的录音呢.
是啊.当然也有LIVE办得不够的感觉在里面.如果拘泥于LIVE的形式的话,只有一张大碟是绝对不够的.连一个小时都没有的大碟呢.自己也觉得不够.而且办了LIVE,办了自己所想描绘的LIVE后,就会更想作出能把在那个时候产生的新的灵感在之后的LIVE中体现出来的曲子来.在前一次的TOUR中就会想”要把这种灵感注入到下一张大碟里去”.在LIVE的时候我把基督教的背景墙吊在了舞台的后面.那种氛围让我感觉非常好.所以想作能让那些感觉灵活呈现的曲子.我觉得ROCK和宗教的主题的融合非常好,我很喜欢.但「666」并不是在那样的意识下作的.只是以对ROCK的憧憬来作出来的.然后在TOUR过程中,那种想把这种氛围具体表现出来的想法就越来越强烈了.所以下一张大碟应该会有带着宗教意味的感觉.

——那么下次的TOUR中也会再一次使用那种基督教的背景墙的布景么?
老实说,我觉得再用一次一样的也没关系(笑).

——上次的TOUR有在LIVE HOUSE办的吧?
是啊. 在作「ROENTGEN」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LIVE.但如果是HARD ROCK的话,我还是很想在LIVE HOUSE办,所以就这么做了.虽说是梦想实现了,但还是有不够的感觉,所以下一次TOUR我也会在LIVE HOUSE办.我自己一个人弹GUITAR(的LIVE)还是第一次,刚开始弹得很差.GACKT有来看最早在名古屋的LIVE,说他在下面想:什么时候能停啊?(笑)

——就这么捏着一把汗看的?(笑)
差不多就是那么说的.不过到了第一次TOUR最终场的武道馆LIVE,(表现得)就连我自己都很喜欢了.成长了很多,觉得已经成了很不错的BAND.因为是新人所以成长得很快呢.

——就好象是从0开始了呢(笑).
是啊是啊(笑).(成长得)很快.很开心.有种回到了高中生时代的感觉.

——而且那时也遇到了KAZ这个想要一起制作音乐的人,刚才也说了,也很积极的采用了他的曲子.他写的曲子好在哪里呢?
这些话我到现在为止还没说过呢.其实我和KAZ喜欢的歌曲很类似.所以完成曲子后拿出来讨论的时候很开心.根本不用努力(去作).好象就这么让他去也能作出自己喜欢的SOUND一样.他的曲子好在没有曰本人的味道.既不会太过非主流,也不会太过主流,有很好的平衡.

——而这正符合你本人写曲子时的审美观?
是啊.所以,虽说我现在是在SOLO活动的立场上,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(KAZ)是很好的搭档呢.在LARUKU的时候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曲子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.

——会被怎么处理这样的吧?
会被怎样处理呢?很多时候会完全(处理得)出乎我意料之外.而他(指KAZ)的话,就不会作出这种和我本意背道而驰的处理来.很容易沟通.可能事实上他也会感到有压力,不过他没跟我说过所以我不知道(笑).

——(笑)因为他可能是看到你一脸高兴地作着曲吧
是啊是啊(笑).在作曲阶段,首先是各自录制自己曲子的DEMO.然后把它给对方听,感觉就像是由对方来编排这样的.我是比较擅长编排曲子的整个构成和基础部分的.他则是擅长在基础上加上各种润色的类型.最后两个人经过讨论后,在没有压力的状态下就完成了.

——两个人对SOUND的喜好很类似吧?
怎么说呢?我觉得自己比较执着于BAND SOUND.而KAZ则喜欢连细小的部分也会很贪心地编排进去的那种.如果放任他不管有时会根本没有鼓的声音呢.

——在录音室录歌的时候是由KAZ指示怎么唱么?
他对唱歌倒是意外地放任我呢.不过KAZ的DEMO TAPE的副歌唱得很好呢.因为他表现得很好,我会模仿他唱呢.录音的时候我总会唱得很中规中矩.而我自己又讨厌那样没有一点粗糙感的演唱,总有种很矛盾的感觉.KAZ的歌就不会那样,所以尽量去模仿他,来唱出和曲子想融合的感觉.

——SOLO活动开始后,对自己的发声方式以及唱歌的细节部分等都作了新的尝试呢.
我的成长非常慢.要注意到某个地方总要花上很多时间.所以自己也会想”怎么都过了10几年了才想到这么做啊?”.”啊,要打开喉咙音程才会比较稳啊?”其实这些早就知道,但一旦开始录音,就会把这些全抛到脑后,脑子里只有唱歌这一件事了.虽说很早就知道了,但知道现在才能在录音时冷静下来去考虑到这些.想唱得尽量接近自己理想中的样子,但每次这么想就会…感到羞耻;总会觉得有点害羞.比如说SHOUT,”这么作会不会被嘲笑呢?”…这样(笑).尽管知道没人会笑.这种感觉挥之不去,所以一直想消除掉它.(现在录音的时候)好象稍微能静下来考虑各种各样的事了.以前真的都有点放弃了.曾想过”我做不到,这样就够了吧?”.不过,有时侯上一些电视节目,大家都唱得很好,最近总觉得自己不努力不行呢(笑).

——怎么觉得象在采访新人呢?(笑)
真的呢.

——现在录音时唱歌很开心么?
我没觉得录音是很开心的事呢.是讨厌么?….如果想要纠正自己的本性可能也会去考虑唱歌是不是快乐的事吧?没觉得很开心的.甚至很痛苦.

——啊,那么录音的动机只在想办LIVE这点上么?
即使是LIVE我至今也没觉得是很开心的事呢.在TOUR的最终场,在所有状态都很好的情况下,感受到了爱而变得很快乐的情况是有的.但我从来没有自己是为了LIVE而活着的感觉.那为什么我会一直在作着这些呢?作曲也好录音也好LIVE也好我都绝对不能算喜欢呢.

——我本来以为你可能是因为想办LIVE而一直努力着呢(笑).也不是因为这个.
只不过「666」TOUR很开心.至今为止的TOUR都必须克制自己.TOUR中不能喝酒等.要好好保护喉咙,要调整好状态来面对观众.因为对这样的状态感到很累了吧.在体力上也是.

——那么TOUR中不能喝酒的封印解开了么?
从「666」开始解开了.

——心情变得轻松多了(笑)
轻松多了呢(笑).感觉LIVE就像是修学旅行.

——反过来说大多数BAND都是这样开始的呢.也有人说因为能去旅行所以很开心(笑).难道不是这样么?
到处奔波恩辛苦呢~.不过在当地能吃到只有那里才能吃到的好吃东西很开心.(TOUR)真的那么好玩么?会越来越累的.只是我除了这个什么也不会了.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.所以一直在做着(音乐).不过就是因为要开LIVE,总会想做到像自己喜欢的ROCK ARTIST那样,所以不能松懈.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是最直接的了.

——“我喜欢那样的自己”,能让你那样的想的偶像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没有变过么?
虽然会有不时出现的热情期,但基本上是不变的.不过真的没有特定的哪一个人呢.以前喜欢HARD ROCK,但说到HARD ROCK,一般VOCAL都很差.所以几乎没有喜欢的VOCAL.从来没觉得有哪个人是完美的.所以最初是有过”自己想变成那样”的想法呢.HARD ROCK的GUITAR很酷.所以我的目标是GUITAR.不过成了VOCAL后想”怎么办呢?没有目标了”.不过也正因为没有目标,所以想变成一个很棒的VOCAL—完全不逊色于GUITAR的那种.不过就在这样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还是有很棒的人(指VOCAL)存在的.

——这么说起来刚才也提到了在大阪和KAZ一起办了一次LIVE,感觉现场气氛一下子变了.那么觉得他是很帅的GUITAR么?
很帅!!KAZ非常帅哦!而那个时候更是特别,是很特别的一天.感受到了与以往不同的快乐.只不过那场TOUR即使没有KAZ我已经很开心了.说哪件开心事好呢?(笑)我要是是GUITAR的话就想成为他那样的.他就是那种类型的GUITAR.是我理想中的GUITAR手的形象.我想成为不输给那样的GUITAR的VOCAL,所以有点不甘心.不过是开心的不甘心呢.很慕那些看到这样的表演的观众.

——观众是两边都能看到的呢(笑)
是啊.说真的,我对下次的TOUR很有信心.我们BAND的LIVE会很酷!这次集齐了上次TOUR没能表现出来的IMAGE的曲子.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感觉是上次LIVE的完成形态.

——不过对于观众来说,大型的会场票会更容易买到不是么?”我很想看啊!”可能会有这样的要求或者说是意见吧?即使如此还是觉得TOUR应该在LIVE HOUSE开?

唔~~当然之后也会有大型会场的(LIVE).不过我….极端点说,我不想搞成象以前看过的MOTORE CREW(ho:某乐队名)(的LIVE)那样.以前去看过大阪厚生年金会馆的MOTORE CREW的LIVE.那个时候只能看到很小的MOTORE CREW.完全不动的MOTORE CREW.一步也不动,就这么直到LIVE结束.真的很无聊啊!而相反,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GASTUNK的LIVE.那是在大阪的一个叫EGG PLANT的,很可怕的地方举行的.有点象是HARD CORE专用的LIVE HOUSE.在那次LIVE中受到了很大冲击.我希望让观众看到的不是在MOTORE CREW那样的情况下的自己,总觉得让大家意识到那是一场可以深刻留在记忆中的LIVE,要比票容不容易买到来得重要.哪怕最后成了只针对少数人的计划,但对这个人来说,那个夜晚能深刻刻入印象中,一生也不会忘记.对我来说,想一点点实现这些,才是对自己作为一个艺人的人生最重要的.当然LARUKU的10万观众的LIVE也是能留在记忆中的LIVE.但那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意义上的记忆深刻.不管怎么说,我希望能让观众感受到我所感受到的GASTUNK带来的冲击.

——很少有人会这么坦率让我很吃惊.比容易买到票更重要之类的…这种话不是很容易让人误会么?
事实上我收到很多FANS来抱怨说买不到票.不过,总觉得我已经尽量自己到大家在的地方去了,住在那里附近的人绝对能看到呢.总之是我自己选择了至少比较核心的FANS能看到的方式呢.每个人一场应该能看到的.

——每个人一场,是指在自己家附近能看到?
基本上总能看到吧.是啊.

说话时一直很沉着,对SOLO活动那强烈的信心让人吃惊.没有任何偏差地将从前憧憬着ROCK的自己和现在的FANS重合在一起,执着地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这一点上.然后,这一次,为了追求自己想要的声音,HYDE动身前往了L.A.

——在L.A.进行录音是有什么特别意义在里面么?
是对声音的一种憧憬呢.总觉得美国和曰本的SOUND是完全不同的.一直想作出比那种SOUND更好的声音来.春天的时候,我的行程都排满了没办法去L.A.,而是请工程师和音乐制作人来曰本,尝试了一下在曰本能作出怎样接近于那种SOUND的东西来.剩余的会在L.A.做完,正好也可以尝试一下最后会变得怎么样.

——有人说(美国)的电压是115V,但也有人表示怀疑呢(笑).
很奇怪.有人说空气也有不同.最后变成是灵魂上的问题了,还有的人说灵魂上的问题其实是大地的问题呢.

——我不知道还有灵魂上的问题呢(笑)
确实打击的声音会不同.所以不喜欢录音的我也稍微有感到那么点”录音满好玩的呢”.说是稍微想到了一下,不过很开心.虽然很大原因是因为我没有录音(笑).没有VOCAL部分的录音,大都是退后一步在写词.感觉气氛完全不同,没有是在工作的感觉呢.在东京的话,总是在唱着歌,感觉就是在工作呢.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?我真不知道呢,是灵魂上的问题吧?(笑)GUITAR的录音是在肖恩(SEAN BEAVAN)家里的录音室进行的.那里有个小小的庭园,还有人工的小河.HUMMING BIRD(ho:不知道是指哪种鸟.humming原指哼唱,估计是黄莺之类吧)会到那里去喝水.能听到”扑扑”地拍翅膀的声音,小鸟还会停留在半空中呢.我就会”哇~”地~~那也是一点放松和安慰呢.在L.A.的录音,可能是至尽为止最好的一次了.虽然也在伦敦录过音.

——在L.A.生活的这段时间,有没有喜欢上什么点心呢?
在去的飞机上正好放了<查理和巧克力工场>.到了那里以后,发现真的有卖电影里出现的巧克力呢(ho:巧克力前面的修饰词实在不知道是什么…).有很多种类,经纪人买了来,我就很高兴地吃了(笑).边说着”这是真的呢~”.

——有买到里面有工场的入场券的(巧克力)呢?
电影公开放映的期间好象是有卖那种里面有金色入场券的(巧克力)的.现在好象没有了.

——(笑)写词写得快么?
最近比以前快了点吧?有时候2天写1首,慢一点的话5天左右吧.

——回到曰本的时候词已经全都写完了么?
没有没有,没写完.只写了大概一半.因为12月后半个月在曰本有电视节目等工作不得不回来.正好那边也因为圣诞节而停止工作了,总之录音是不能再继续了就回来了.本来好好写词的但却感冒了.

——(笑)是在那里就感冒了.
感冒后工作就慢慢堆积起来了.而且时间又拖很长,一直到1月中旬左右都持续低热.歌是勉强唱了.心想没什么问题吧?真是不明原因地持续低热呢.不过后来就想反正是低热应该不要紧吧?就不管它开始唱歌了.一边整理堆积起来的歌词,现在是隔开一天唱歌的.

——很辛苦呢(笑)
唱歌写词, 唱歌写词, 唱歌写词

——真是努力工作的人啊!不过包括TOUR也一样,已经有一个比较清晰的IMAGE在了,那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.如果是暗中摸索可能会相当辛苦呢.
是啊.我知道自己想表现些什么.写词的时候没有什么迷惑.没什么”下首曲子要表现什么要写怎么样的词呢?”这类问题.基本上都是以一个主轴为中心,只是考虑要从哪个角度去表现它.没有迷惑呢.虽然有时会没有素材(笑).

——(笑)大致都了解了.这次的单曲「SEASON’S CALL」是在春天完成的么?
是在去L.A.之前完成的.

——这首歌是设想着怎样一个LIVE场面的呢?
唔恩…没怎么想过呢(笑).不过就这样的话LIVE的时候就很难HIGH起来了,就在一开始的地方加入了重音.”当当当”的.

——C/W的「UNEXPECTED 」是把「ROENTGEN」的歌重新编排录音了的.
因为「ROENTGEN」的歌就这样的话是无法在LIVE上唱的,我就把它们重新编曲后在「666」TOUR上唱了.感觉很好.想”下次TOUR也一定要唱”.那么先让大家听熟了以后,在LIVE上能更HIGH不是很好么?在上一次TOUR的过程中我感觉到,非常安静的曲子和非常HARD的曲子,都会让人感觉非常好.但夹在两者中间的(曲子)就是一种很微妙的存在了.所以如果要改编「SEASON’S CALL」可能会很难吧.C/W的「UNEXPECTED 」将我心中这两种曲风的IMAGE融合起来了.在小型的LIVE HOUSE,有非常安静的歌曲,也有很狂野的歌,这样的LIVE很开心呢.

——大碟的大致轮廓已经出来了吧?
恩,已经差不多了.

——名字呢?
还没决定.TOUR的名字是”FAITH”.

——是想把“FAITH”办成有刚才说到的宗教上的背景,而前面站着的是摇滚艺人这样一种感觉的LIVE吧.
是的.

——可能这个问题比较刨根挖底了.背后是基督教的背景,站在前面演奏,但并不表示是加入了基督教,所以我想应该是有其他的意义在里面.那到底是有什么意义呢?
各种各样的.在我心里,还留有延续着LARUKU的「AWAKE」的东西.我(在AWAKE上)说了很多关于和平的事,而这次那种感觉和宗教上的东西正好重叠在了一起.我在歌词中想表现的东西,和我在LIVE上想表现的东西正好吻合.以宗教的角度来表现祈求和平的心情是很适合的一种状态,一个时期.既有讽刺这些的人,也有与之相反的.所以才有在宗教的基础上的和平;当然也有由宗教引起的战争.这种种侧面在我的体内变成了各种疑问而一起涌了上来.给这些疑问赋之形态,词就会像烧开的水一样涌出来.

——那么就是以这些为核心,想要从讽刺的角度来唱的话就会写出这样的歌词,而想诚挚地祈祷的话就写出那样的歌词…是想作这样的大碟么?
是的.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很深的爱,”FAITH”这个词对我来说就是爱的意思.可能不是恋爱的爱.但我不想用爱这个名字(笑).

——这是羞耻心作祟么?(笑)
确实是呢.LOVE的话好象又稍微有点不一样.比起羞耻心,总感觉会被误解成其他意思是主要原因.我觉得”FAITH”比较适合自己的作品.

——刚才你也说到了在音乐的技术上,你自己(的成长)是很慢的,每一样都要花很多时间.那么在音乐主旨的变化发展上也要花很多时间么?
时间上来说是很慢,什么都慢.直到现在我还没想到自己是要表述些什么的VOCAL.只是每每以表现出当时的心情而这样一路走来.有时也会想”我现在是想这么做么?”.现在有一部分是在延续着「AWAKE」的感觉.我从以前开始虽然嘴上会提到宗教上的事,但一直避免去表现这些呢.

——会以不同的措辞去说吧?
是的.会用其他的意思来让人接受,或是改变措辞,使人无法知道核心.不过真要这么说的话到现在也一直是这样.只是想把这些具体表现出来,虽然和平这样的词会让我不好意思而一直很讨厌.让我不再感到不好意思的是「AWAKE」呢.从那开始,感觉自己心里想做的事变得很明确了.

——是不是假设现在接受了政治上的采访,你会发表什么演说这样的感觉?或者说对你来说所谓表现只是指音乐上的呢?
不,怎么说呢?举例来说MARILY MANSON的歌词能让我有很大共鸣.我很慕他(的歌词)可以赤裸到那种地步.很有性格,也很有气势.而且(和他)果然是从根本上就不同.我不是什么基督教徒.因为在曰本,其实是无限接近于无宗教的.这方面的现实是完全不同的.但我觉得有些歌词是只有无宗教信仰的人才写得出来的.所以在我看来,既有感觉很奇怪的人,也有觉得很美的事物.我觉得这次可以表现出只有我才能表达得出来的东西.

——这也包括了作为曰本人的自己,和身为摇滚艺人的自己?
是的.感觉像是从我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.并不是拘泥于基督教.

——很期待新的大碟.今天谢谢你了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2006-03-13 Mon 19:29
別窓 | L'Arc~en~Ciel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<<L'Arc~en~Ciel 中国オフィシャルファンクラブ設立決定! 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 大声说 我是虹饭>>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