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褪不去的是身上彩虹的印记 跟着那个会唱歌的身体 一起转圈圈吧★`·.¸¸.☆
[官方专稿]“火星”爱人王啸坤
一个惹人怜惜的小孩

一颗独特纯净的少年心

一把清越坚持却决然努放的声音

20060817113812389.jpg

青岛飙歌会中,几乎没有人注意他的存在;最后一场入营赛中,他的嗓音清却并不出彩;百强争霸赛中,他悄然无声地被淘汰又出人意料地被人气复活,一首《火星热线》点燃了所有观众的情绪……从此之后,他实力迸发、人气爆棚,他用辨析度极高的嗓音吟唱着那些略带伤感的歌曲,把自己唱进了“雪碧我型我秀”型秀八强,唱得全世界都记住了他的名字-王啸坤。

打不垮的乌龟

“我知道我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我纯粹的音乐,不管外界有什么样的压力,我都不会屈从,我会坚持做属于‘琴麻岛’的音乐。”已成为“雪碧我型我秀”型秀八强的王啸坤如此评价着自己的型秀之路,当问及他会把自己比做哪一种动物时,他坚定地回答:“乌龟。”因为乌龟表面看来安静柔弱,但一旦危险来临,它可以将头缩入背上坚硬的壳里保护自己,没人能伤得了它。

啸坤的回忆中有几次难忘的打击,每一次都跟音乐有关。

刚上小学的时候,啸坤被老师选中,代表班级去参加年级里的歌唱比赛,结果轻轻松松地就拿了个第一名回来。从此以后,不管班级、年级、校级、市级、省级,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他全都有份参加,每战必胜,从不让冠军旁落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啸坤在学校里一直享受着明星学生的待遇,直到一次要去参加省里的歌唱比赛,而他却在比赛的前一天变声,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没有拿到名次也从此被大家遗忘。

还有一次是在大学时期,当时的啸坤和志同道合的朋友组建了一支乐队“琴麻岛”,并且得到了一个去北京演出的珍贵机会。为了准备演出,让自己表现得更加出色,他们租借了一个位于农村的小房间用来练习。由于事先没有跟房东打过招呼,一天,早归的房东听到了让他感觉刺耳的摇滚乐,二话没说就拿着铁钳冲进屋里砸毁了他们的乐器,并将他们出房门。那个异常寒冷的冬夜,这群不知道该拿什么去参加演出的孩子们,在乡间的小路上整夜彷徨。

啸坤说,所有的打击都使他加速地成长,如今他已是一只坚强的乌龟,虽然年纪尚幼,但却已着实经历了世事总总,现在已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轻易地打垮他。遇到问题的时候,他会经常将自己关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思考,这样的方式让他觉得很安全。

火星来的恋人

20060817113825346.jpg

“音乐世界杯百强争霸赛”中,王啸坤在淘汰之后又成功复活,一曲《火星热线》让世人记住了他的音乐,并因此而亲昵地叫他“火星人”。但对于王啸坤来说,“火星人”却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和另一段故事。

来参加入营赛之前,啸坤刚刚和相恋多年的女友分开,表面看起来决绝,内心却留下无限牵念。啸坤在17岁那年与她相恋,可这个女孩却比他大5岁,双方父母都不赞成这段青涩的感情,但两个年轻人却顶着重重压力,不顾一切地执意相爱。为了追求爱情,啸坤与自称“火星人”的女友开了家滑板店独立生活,颇是过了一段虽然艰苦清贫然而快乐自由的日子。在石家庄当地的滑板圈子里,啸坤是个佼佼者,是石家庄第一个跳过三块板的滑手。好景不长,后来女孩生病了,啸坤拿出所有积蓄给她治病,滑板店也因此不得不关闭。恋爱的日子有苦有甜,他们虽然可以携手渡过难关,但两人同样倔强的性格却始终是爆发战争的导火线,终于冲过无法隐忍的边界,相爱的人不再见面。

啸坤的手上一直带着几个手环,有色蓝色红色紫色,虽然略显陈旧,但从未见他取下。问及原因,啸坤淡淡地说:“是前女友送的,没什么意义,但是她送的我就一直戴着。戴了两三年了,已经摘不下来了,我戴什么东西都不愿意摘下来,是一种习惯。”即使是在分手之后,啸坤在音乐创作时还会习惯性地以前女友最爱的音乐做主题,而那支充满热力的《火星热线》,就是对过去这段深刻恋情铭心刻骨的记忆,《火星热线》的主旋律是她的电话号码,《火星热线》的歌名来源于她的昵称,《火星热线》见证一段感情在缘尽之后遗留下的习惯。

习惯,是不愿改变的缅怀。爱情说白了,也无非是一种习惯。

受宠溺的小孩

20060817113834368.jpg

啸坤喜欢捏自己的脸,据说是和电视机前的朋友约好的在台上跟他打招呼的方式,因为对这个朋友的承诺,就这样一路捏了下来。除了他站在舞台上演唱那些略显沧桑的情歌,在其余很多时候里,这个叫王啸坤的男生根本就是个小孩,一个惹人怜爱的可爱小孩。他总是表面装作不在意比赛结果地嘻嘻哈哈,实际上却在紧张地四处张望。

林隆璇来做评委的那场,主持人戴军叫啸坤跟林隆旋说,帮我写首歌吧。这完全是主持人用来调剂场上气氛的过场话,要是换成了其他选手,他们可能就会一笑而过,甚至还能跟着话头自由发挥。但啸坤却是一个听话的老实小孩,一板一眼地照着戴军的话说:“帮我写首歌吧林老师。”当林隆璇因此而接着问他知道自己写过什么歌时,这个听话的老实小孩立时方寸大乱起来,似乎一个说谎后面对大人盘问的孩子。

上周五型秀8强诞生的比赛,被啸坤自己称作是“生命中最糟糕的一次表演。”宣布待定的时候,他像个孩子那样站在舞台中央,有一点点懊恼,还有一点点手足无措。就连最后拉票的时候故作镇定说出的那番话,都像个考砸了的孩子在父母面前说话时小心翼翼的语气。

历尽沧桑的歌曲、天真纯良的孩子气,这也许就是啸坤独特的魅力。也正是这独特的魅力使他的歌迷群体区别于其他的选手,人家的歌迷都是18、9岁的花季少年,而他忠实的铁杆却是平均年龄在25岁以上的“姐姐团”。在这些姐姐的眼里,啸坤就是一个需要被宠溺、被照顾的小孩,只要可以让他在台上安静地唱歌,其他的一切事情都可以由她们这些姐姐来代办;每场直播赛中,都会有许多海外的姐姐们打电话到东方卫视的办公室,焦急地询问:“我要给王啸坤投票,但是海外的手机不能往国内发信息,怎么办?”

清亮的声线、羸弱的身躯,忧伤中略带颓废的迷离、沉静里充斥喧嚣的气息,爆发中泄露内底狂野不羁的坚持。从王啸坤年轻执着的歌声里,你能感受到一种独特、纯净然而狂放的气息,你会不由自主心生怜惜,愿意从此成就他不被世俗浸染的音乐梦想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2006-08-28 Mon 22:57
別窓 | Music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<<回归 貌似要回到L拉 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 媳妇万岁 媳妇无敌>>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