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C2ブログ
褪不去的是身上彩虹的印记 跟着那个会唱歌的身体 一起转圈圈吧★`·.¸¸.☆
[转贴]93.9《SHOCK AGE》Q:A to Z
Admiration 憧憬的事物
K:一般人小学中学的时候不都会有崇拜的棒球选手或是偶像歌手吗?我却完全没有呢,一直到现在也没有。但是我很向往能够依自己的喜好自由安排时间的生活,钱也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(笑)。
S:我总是会向往有着自己所没有的东西的那些人。对为了完美地实现自己的理想,一个劲向前冲的人也非常憧憬。
T:我很向往身边有型的人哟。象小时候附近的大哥哥,学校的前辈这样。因为就在身边,所以会想着,“我也能成为那样的人吗?真想象他一样啊”。现在也是,很憧憬身边的人。
H:现在为了音乐活动不得不住在都市不是吗?但是,在以音乐人为目标之前,大概10年前吧,一直很向往住在乡下。因为喜欢画画,也想过以此为生,在被自然风光缠绕的美丽的地方一直画画,是我所憧憬的。现在因为音乐是第一位,不得不放弃……但是仍然觉得,“那样的生活也很好啊”。
Band 乐队
S:“band”本身是“自我的集合”。对自己来说是“自我表现的场所”。
T:是宝物。不光是band,member、staff、fan都是。我其实是满容易厌倦的人哟。对于这样的我来说(乐队)是唯一坚持下来的事。为什么呢?是被命运的红线牵在一起的哟(笑)。能够做我想做的事。
K:感觉上是我拿身体里沸腾起来的东西在玩吧。自我表现的场所+ɑ,言语有点难表达……这是只有在玩band的人才能明白的“好处”。
H:“这一块,想要再推动一点,可是我的力量不够”,这样的时候大家合力来推动,就是所谓的band吧……说不太好,就是一个人表现不了的东西终于可以表现出来了吧。
Color 自己的颜色
K:太多颜色混在一起的话不是会变成脏兮兮的颜色吗?我就是那个(脏兮兮的颜色)(一同爆笑)。Band另当别论,除此以外就象24种颜色各取一点混在一起,弄的脏兮兮的感觉(笑)。
S:自己很难比喻呢。“希望自己是这种颜色”的时候也没有呢。
T:我是蓝色哟。因为心情一直很忧郁(笑)。不不,是红色。会一下子来劲的那种。很热情的哟,我。
H:我是白色或者色。但是本人好象想要掩盖这一点……本质是很单调的,却想要展现出各种各样的颜色。
T:L’Arc~en~Ciel说到底还是彩虹的七色哟。
Drive 兜风、touring
K:前段时间因为忙各种事情没有机会,这几天终于可以骑着摩托在没什么人的路上好好地跑一把。就几个人,半夜出发……我很喜欢看到水坝的感觉,途中偶然看到水坝会很感动。
H:几年前的时候,平日里天气好经常一个人去兜风。最近不太有时间。有一条路笔直通向海边哟。因为是平常日子,差不多只有自己的车子在路上跑。普照的阳光下,开着很大的音乐…… 旅行哟(笑)。实在是很舒服,成了癖好。但是,怎么也到不了海边(一同爆笑)。 虽然有看到海,但是那个路越过海,穿过山,绕了一圈的样子……所以相当地远哦。
K:你在那儿花了几个礼拜?
H:(笑)那没有啦。那样的时候身体不需要配合音乐去动,音乐反而很不可思议地渗透到身体里。我的比喻可能有点怪,泡澡的时候身体放松下来,“啊哈~”这样……和这个感觉很接近。音乐和阳光渗透到身体里了哟。
S:我正相反,往山上去(笑)。在东京的时候,每天和朋友开车往山崖上、林道里跑。半夜出去,一直跑到没有路,困了就睡,第二天早上再回来……现在有时候很忙就不行了,有点难过啊。
T:我也喜欢兜风。晚上一个人开着音乐,在高速公路或空旷的市内大街上……道路比较空的话会飚一下,开车本身也很舒服。然后经过便利店就去逛一下(一同爆笑)。继续开,开着开着又看到别家便利店,再跑进去看看。一个人往来于便利店,很不错哟(笑)。
Endowmend 天赋的才能
关于ken
H:总是会作出很棒的曲子啊。这么多(好曲子)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。
K:从口袋里(笑)。
T:(笑)是的是的,尤其是旋律。和其他人很不一样哟。不是思考了以后做出的旋律,简直好象是身体的一部分。
S:能很快地感觉事物,找到自己想做的事。而且准确。还有呢,本人好象并没有在思考的很厉害的东西,就这样完全没自觉地做出来了。
T:他经常做出别人无法想象的旋律……是种才能吧。还有能够很巧妙地说服周围的人,贯彻自己的意见。经常在不知不觉地就照他说的做了(笑)。
关于sakura
K:同时具有野性和知性的一面,好也好坏也好一起表现出来,该说是才能呢还是本能(笑)。
H:在演奏上擅长表现出感情的起伏。算是种才能吧。
T:他也是旋律(笑)……打的鼓是别人无法想象的。在此之前则是本能的作用(笑)……怎么说,感觉是“计算过的野蛮性”。
关于tetsu
H:很漂亮的BASS弦。外表看起来也是如此,他是很爱打扮的。
K:对信息的触觉很灵敏,能够一边收集信息,一边相应地加以很好的利用的人。
S:为了使自己变成有品味的人,有想要的东西就会拼命去追求,也是种才能吧。
{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关于hyde的,我也想问的说。。。}
First Campaigh 初登台
T:我初登台是中学的文化祭。3年级的时候在乐队弹BASS,在全校学生面前表演……我虽然是个挺害羞的人,那个时候却不可思议地完全没有紧张。
K:我中学时周末有个活动,不管什么都可以去发表,我就拿着吉他上去唱歌。那是我的初次登台。之前很强烈地想要站上去,真的到了舞台上的时候,一下子冷静下来了,“我站在这里到底是在做什么?”。就这么想着突然发现已经结束了(笑)。
H:我是8年前作为双吉他手的其中一个,第一次站在舞台上。然后就记得一个人在那里闹腾(笑)。当时就想着“吉他手不动就不帅了”。感想的话,“就是这么回事吧”。挺无聊的。
S:我没有什么说的。作为L’Arc~en~Ciel的初次登台……不记得了。
T:好过分哦~(笑)
S:(笑)离“现在的自己”比较近的,最近的live印象更深呢。不过那个时候(初次登台的时候)应该很紧张吧。
Gratification 满足
K:可以睡回笼觉的时候(笑)。第一次醒了以后,想继续做那个梦就又睡下去……能够梦到3件以上的好事,就会有“好极了!”的感觉(笑)。
T:我喜欢在live上,观众聚集在一起的时候……读信。不管是什么内容,光是写信给我们这件事就很高兴了。
H:live结束的时候看到大家温暖的表情就会觉得很高兴。当自己觉得“真好啊”的时候,其他人也微笑的话,就觉得高兴。
S:我则是当时的欲望得到满足的时候。深入的就不讲了(笑)。
Horror 害怕的东西
S:不知道形态的东西靠近过来自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的时候会觉得“恐怖”。比方说“鬼怪”。不知道实体,只是感觉到它的存在,不是很可怕吗?还有就是小时候,对在活动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的人们也很害怕。比如说妈妈的话,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不会是“鬼婆婆 (原文是「オニババ」)”吧?(笑)。因为妈妈总是说“你的事妈妈全都知道哦”,我就会想该不会在哪里一直看着我吧?(一同爆笑)。所以常常在想其他人会不会不是人类啊,会不会是超出自己理解范围,根本无法做比较的存在啊?之类事情。
K:中学的时候,有一阵家里的玻璃窗突然摇起来。那个叫做Poltergeist?持续了一周左右。每天一次差不多都发生在同一个时间,只有短短的十秒,但是只有我在的时候才发生。就想,原因该不会是我吧……结果还是没弄明白(原因)。
(Poltergeist:一种让家里的东西莫名其妙地动起来的超能力)
H:我有时候开车的时候会感到恐怖。载着谁在高速公路上开的时候,“如果现在方向盘稍微往右打一点的话,就会发生大事故吧”,想着就害怕起来了。
T:我没有什么特别(害怕)的哎。生病到是满怕的(笑)。总之打针啦、牙医啦、医院什么的……这些东西在小的时候非常害怕呢(笑)。
Inside Story tour密话
T:我一直以为自己满弱的,tour中发现其实我身体还是挺结实的。一个人很精神很吵闹(笑)。比在大阪的时候情绪更加高涨,完全不知道累。
K:我迷上了气枪(「エアーガン」,我不确定是不是T_T)(笑)。最初是别人送给我做礼物,后来自己也买了。现在回到东京也是好好地带着……啊啊,对这个威力真是吃了一惊哟(笑)。
H:广岛live之前有一点时间,大家一起去参观了原子弹爆炸纪念馆哟。“啊这个一定要看!”兴冲冲地跑了进去……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都阴了下来,“啊,今天的live怎么办?”因为看了很叫人痛心的东西……
K:我到处都在受打击啊……
H:我们大家都是温柔的人啊。哎,那个6百9千YEN的事呢?(一同爆笑)
T:在青森的时候,晚上想去找便利店,但是都关门了。然后就发现一家很奇怪的店……那是啥啊?
H:深夜超市。
K:立着“少爷便当”的看板哟(笑)。
T:(笑)店外面、收银台的旁边都贴着很奇怪的贴纸……收银台的女的好象是巴西人。我买完东西付帐,她就说,“6百9千YEN”(笑)。
K:之后还说,“筷子,要吗?”(笑)。
H:(笑)那个6百9千YEN,结果到底是多少?
T:690YEN吧。
(一同爆笑)
H:真的很奇怪呢,那个店(笑)。
T:大家去青森的时候也一定要去看看哦(笑)。
Juvenile 少年的时候
K:我小学6年里成绩表上一直写着“情绪不安定”(笑)。因为有个“情”字,我一直以为是表扬的话哟。但是进了中学以后,就发现“好象不太对啊”。(一同爆笑)
H:我很小的时候……父母很想要女孩子哟。但是生了男孩。去海边游泳什么的,只有我的泳衣不一样呢。其他的男孩子明明都穿着短裤,只有我一个人是比基尼。
(一同爆笑)
H:虽然没有追问父母原因,但是总想着,“那样(短裤)比较有型啊”。
T:我是很乖的小孩哟。附近没有朋友,到上幼稚园之前,很喜欢一个人在家发呆。去幼稚园后交了2、3个朋友,但是要好的朋友接连都搬家了。然后上小学的时候又要从0开始……很不容易哟(笑)。我不太会交朋友呢,只能对极少部分人敞开心胸。但我从小就爱打扮哟(笑)。父母买的衣服绝对是不穿的,自己身上的东西从那个时候起就很讲究了。父母对我也很宠的,想要的东西都会买给我。
Konwledge 知识、对学问的兴趣
S:我从小就喜欢心理学和物理。即使看漫画,也对读解对手心理的故事比较感兴趣。物理的话,对天文学很有兴趣。音乐也好,最终还是跟物理性的东西有关……我有受到爱因斯坦“光速理论”的全面影响。
K:有个时期以建筑家为目标,学了建筑相关的东西。然后也有一段时间想要在自己的头脑里归结起关于“时间流逝”的概念。因为不对“时间”问题作严密的思考,无法对物质性的东西做出定义。为此当时也看了很多书。我和sakura一样,也受到爱因斯坦理论的影响。
(狂汗|||我要昏到了,你们两个音乐人没事都受爱因斯坦的影响干什么)
H:我对这些完全没兴趣。即使是自己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,也不喜欢别人来告诉我,书也不怎么看。比方说现在最有兴趣的是声音,但是并不想通过什么方式来获得相关知识。想要自己去思考。(不求上进还有理了= =)
T:我从小就喜欢看地图,对地理很有兴趣。还有就是古代文明、明治以后的日本史。还没到研究的地步。但是说到明治时代,是日本变化最大的时期不是吗?西洋文明的进入……那个时代非常吸引我。  
Love 恋爱观
H:两者的区别不是很明白,总觉得“爱”就包含了“恋”……最能感到爱的是父母。恋的话和父母就联系不起来了(笑)。最近想过“恋”和“痛”的感觉难道不是一样的吗?觉得身体感觉到内心的不安,以及感觉到恋的症状是一样的。
S:“恋”是逃避现实,而“爱”则是一种和现实切合的形态。比方说恋的话,喜欢上某个人却什么也触碰不到。但是爱的话,就好象“因为爱着那个人,我一定要怎么怎么做”,是放在现实当中的。
K:我这3、4里年一直都没有怀有过“爱”和“恋”的感情哟。偶尔也觉得这样的自己很悲哀,会想要回想以前的恋爱,但是太久了想不起来了哟(笑)。但是对member是怀有爱的。比方说,从好的意义上来讲被背叛的时候……因为平常太习惯了,意外地就会不知道(那个人的)“存在价值”不是吗?所以从好的意义来说,被背叛了有一下子惊醒的感觉,觉得“很好很好”。但是没有感觉到恋哟(笑)。
T:我呢……在live上能感觉到(fan)对我们的爱和恋(笑)。
Mischief 恶作剧
S:具体的不能说……最近戏弄了经理人……(一同爆笑)
K:member一起设的套,非常巧妙地戏弄了他。挑明的时候可以说是“无比幸福的狂喜”……经理人张着嘴合都合不上的样子(笑)。虽然遭到了很厉害的报复。
H:记得小时候在住宅区里放烟花爆竹什么的,“喂!”被骂了紧骑车逃跑(笑)。
T:我小学的时候,有次在学校回来的路上,弄响了银行的防盗铃后逃掉了(笑)。和朋友两个人进去……试胆量来着。不过没被抓到,也就没引起什么大事件。第二天还是照常去学校(笑)。
Nervous 忧郁
S:大失恋的时候,非常地阴郁。除此以外没有什么忧郁的。要恢复元气的话,那就是大恋爱了(一同爆笑)。总之使出各种各样的手段,一个劲地寻找目标(笑)。
K:我睡眠不足的时候就会忧郁。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有时觉得做什么都有意思,有时又做什么都不顺心。到底倾向哪种,自己也不明白。解决方法就是好好睡觉(笑)。
T:我是经常忧郁的。一点点事情就会消沉,但也只要一点小事就会复原,别管我就行了。这么说来也正是因为大家都不管我(就自动恢复了)……总之要解决我的忧郁是很简单的(笑)。
H:live结束后,包括自己在内大家都消沉下来,就变得忧郁了。解决方法是睡觉,让这一天快点结束。醒来的时候就积极向前。
Osaka 大阪
T:大阪很好哟,我喜欢大阪。乱糟糟的地方也好,肮脏的马路也好,都喜欢。
K:我最早在3岁以前都住在大阪,但是那时候的记忆完全没有。然后现在又住在大阪……感觉很奇怪。好象很了解,实际上并不怎么了解。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城市,总觉得很特别。
S:我只在东京住过,看事物的标准也只是东京的那一套。这么说的话大阪的城市规模和东京非常象,“明明象但不是”,对我来说很讨厌。Member以外的朋友也没有,有不少艰辛的地方呢。
H:我呢,喜欢大阪的fans,却不喜欢这城市。感觉为了做音乐才来的……如果不做音乐的话,一定不会住在这里。
T:好过分,太过分了。难道没有对故乡的爱吗!?
H:不是啦,故乡是喜欢的……总觉得这个城市和我合不来。
T:我可是很喜欢哟(笑)。
Power 自己的力量之源
T:fans。Fans和来信。这是我的力量之源哟。
H:力量之源,对我来说也是fans吧。这个力量在live上发挥得最多,所以(力量)耗尽也是在live上……很难啊。在舞台上就是超人的状态,身体上的疼痛是感觉不到的哟。在同一个地方,既从fan那里得到力量,发挥出自己原本发挥不了的力量,同时也将力量耗尽(笑)。
K:我的话,在非日常的特别的日子里,如果能过的有意义,就会变成力量储存在身体里。比如去水族馆啊,接触下大自然。与生物和自然接触的时候,就好象得到了力量。
S:我只要自己有干劲,就会变成我力量的来源……面对观众的时候,fan当然会成为力量之源,相反想要让不认识我们的人认识我们的心情也会变成力量。想要通过音乐让什么也不了解的人知道,“我,是这样的哟”。并且为了能够很好地传达,才不断地练习,磨练自己不是吗?
Quip 名言
K:“明日会刮明日的风”(笑)。要说我是哪一种,以前的话是比较想不开的……那样也有好的一面,只是过头了。所以尽量让自己想开。但是这样(想开)眼看着也有些过头了,是不是该稍微修正下轨道(笑)。
T:“人从出生就开始撒谎”(笑)。
K:第一次听说(笑)。有这样的名言吗?
T:(笑)我经常这么想的哟。因为,不撒谎不做坏事的话不是成不了有钱人吗?还有,关于我自身,“因为我地球才旋转”(一同爆笑)。有时候硬要这样去想。嘛,并没有很深的意思(笑)。
H:不知道电影还是哪里听过的话。“嫉妒不是恋爱,而是内心的不安。”听了以后觉得,“啊,原来如此”。仅此而已,没有想得太深(笑)。
S:不是名言。我比较在意“无”这个词语。虽说是什么也没有的意思,却有“无”这个词,这是什么?!(笑)。
Rebom 假如重生
K:能成为什么没有肉体的东西就好了。有肉体的话,为了活动不就需要付出努力和辛劳吗?虽然没有肉体可能会寂寞……但是,比起再次做回人类,想要试试只有意识的存在。举个例子的话,就象一般所说的“灵”之类,由人类衍生出来的东西。
S:以现在自己的意志悠闲地过就好了。不要为了维持肉体而去做讨厌的事。如果重生为生物的话,不想做人。想做非常没有大脑,什么也不想靠本能生活的生物。
H:我的话想做鸟。展开翅膀飞翔的大鸟。很舒服的样子……人不是不会飞吗?所以想尝试现在的自己做不了的事。
T:我重生的话想把现在的自己一切缺点和情绪化的地方都改掉。还想成为强大的“尼奥·特酱”(笑)。
(尼奥·特酱。。。。笑傻我了)
Stage 舞台
K:象CD什么总感觉有一个阻隔。自己表现(演奏)、收录然后在CD player里放出来……而舞台则撇除了阻隔,能够面对观众来演奏,将自己的想法更直接地传达出来。自己指尖弹奏的声音,要传达给在场所有的人,live上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在演奏。“传出去呀!”的感觉,想着角落里的人没收到,“去那边呀!”这样(笑)。
S:对我来说某种意义上就象手淫(笑)。首先自己要开心是第一位,否则要传达的东西也传达不了。然后不去想其他的事。可以说是自己制造的异次元空间……对看到的观众,“怎么样?我的手淫帅吗?”(一同爆笑)。但是,因为这样对方也舒服的话,我会更开心……恩,应该说是SEX啊(笑)。为了让对方快乐,自己这方拼了命地努力。这种想法对观众,对member都是一样的(笑)。
(关于上面某个词我很想换个说法,查了三个词典都只有这一个意思|||sa哥,不是我不顾及你形象,是你自己不要形象orz)
T:就好象是现在流行的“三维画”……一下看到的时候会有进入到画里面的感觉不是吗?以那样的感觉投入我们的音乐的话是最好了。这样一来就会看到很多哟(笑)。当然也是我们自己享受快乐的地方。
K:好比我们在那里用身体和音乐指导大家怎么才能看出立体?
S:好象在画上指指点点说,“要把这个看成三个……”。
(一同爆笑)
H:比方说,无论把词写的多具体,大家的理解都是不同的。所以,每首歌“我抱的是这样的感情哟”“是这样的情景哟”,仅凭声音很难传达的部分,在舞台上就能表现。Live就是想用身体表现。总是会有将每首歌更加拼命地传达出去的想法。
Tears 最近哭过的事
S:我悲伤的时候也不太会哭哟。有高兴的事或者看到美丽的东西被吸引的话,不知不觉就会流泪……不过最近都是在tour中因为捉弄经理人而流的“开心的眼泪”。(一同爆笑)
K:那个我也流了。之后遭到报复的时候也有流“后悔的眼泪”(笑)。这次的tour我在各地都有背着人哭过哟。小学时候的情绪不安还在持续吧(笑)。因为兴奋而哭的事情也有。tour最终日(7月3日大阪)就哭了。虽然觉得眼泪不该轻易地流出来,甚至也觉得后悔……想要在更重要的时候才流的。但是那个时候太兴奋了,没有办法。
(我好想知道他们遭到了什么样的报复哦T T)
T:我也是在tour大阪最终日,第二次encore结束的时候哭了。到目前为止的所经历的live的画面象走马灯一样在头脑中闪过……一直想组band的自己,从招集队员开始,终于能做到一唱真正的live。这种实在的感受让我很开心。
H:我也是那场live上,哭的意义完全不一样……是因为想起了某个人。之前练习彩排的时候就是这种状态在唱,感情一下子涌上来……然后最近的live就是那场。但是过了头,live上真的哭了,连声音也发不出不就就传达不了了吗……这实在是很微妙。
Urge 刺激、冲动
S:满早的事了。认识了同龄的外国人,成了好朋友。那个人刚来日本,日语不怎么会讲,但是问他从哪里来,他会地图讲给我听。那个地图和我所知道的一模一样……也许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我吃了一惊。听他讲他的国家,让我再次感到世界真大。然后作为L’Arc~en~Ciel在活动,最近(自己头脑当中)产生了混沌的世界。那是一种冲击,也是很高兴的事。没想到突然间可以走到这个程度,觉得说,“那样的话还大可以继续走下去嘛”(笑)。
K:我在这次tour中感到日本比我想的还要小。是个冲击。我以为除了主要城市之外应该也有很多人家吧,结果主要城市以外到底还是零零散散的。这点人数日本就成立了啊?有一点不安(笑)。不过实际上大家好象都在各自的地方好好地住着。(笑)
H:有点灰暗的话题。身边的人去世……我在那个时候第一次看到尸体。真的象人偶一样。几乎想象不出不久之前还是活的……这对我冲击很大。
T:我也是。高中的时候朋友过世,昨天还在身边的人突然就不在了……第一次参加所谓的葬礼,第一次看到人的尸体。“一个人这么容易就死了。”那朋友是因为事故死的,我呢至少想做了自己想做的事再死。
Voice 自己的声音、关于《Voice》这首歌
K:我感觉是在用吉他的声音表现用自己的声音无法表现的部分。有时浮现不出合适的词汇,用吉他来弹不是更好吗?比起自己的声音表情更加丰富不是吗?
S:自己的(鼓的)声音,状态好的时候状态不好的时候都是自己的。全部是在反映自己。如果更明确地表现出个性的话,光凭(鼓的)声音就能知道“是这个人”。自己更加接近纯粹的自己,和其他人区别开来,自己的声音也就更加鲜明,能够敲出和别人不一样的鼓,这点我想哪怕吉他、BASS、唱歌都是一样的。
T:没错。对我而言比起语言,不如说用BASS唱歌。
H:对我来说,我的声音反而是唯一能够使用语言的。语言是最大的武器。但是能否使语言生动要取决于发声的方法及微妙的变化。Live上经常希望大家放开身体。《Voice》这首歌的词和曲都是为让大家放开,因此放在这次tour的最后不是很合适吗?我想对大家来说也是意味最深的一曲。
K:《Voice》是sakura加入前,我在L’Arc~en~Ciel里面第一次做的曲子,有很多那个时候的回忆,对我来说又是很不一样的曲子。
T:对我也是,作为L’Arc~en~Ciel最初的音源,有着回忆……L’Arc~en~Ciel在这首歌中也有所改变。可能也是最早演奏起来觉得很舒畅的曲子吧。
S:我虽然是队员之一,对以前的L’Arc~en~Ciel却完全不了解呢……不过ken加入的时候,4个人的L’Arc~en~Ciel的原点已经形成了。所以硬要说的话,《Voice》类似于现在的L’Arc~en~Ciel的出道曲。个人相当喜欢的一曲,接到member的邀请的时候,也是听了这首歌后决定,“那就做吧!”
Wish 愿望
S:在没有时间空间的存在的地方,过着酒池肉林的生活(笑)。
K:如果有人对时间的概念比较了解,可以很简单地教我就好了(笑)。
H:我呢,live的时候总想要在音乐中放开身体去享受,但是台下的观众即使跳起来也感觉放不开。所以无论哪首歌大家都是同样的动作……合着曲子“放纵地活动”对每个人来说应该是不同的,更自然地活动身体不好吗?那样的话能更加享受live,我们也能提高自己。这是我的愿望。
T:我的愿望是理解我们4个人,理解我们的音乐的人能越来越多。
Xenophobia 讨厌外国
H:我不讨厌外国哟(笑)。世界上所有的国家我都想去哟。如果不会死,又有很多钱的话,每个国家住个几年……北极或非洲开始,各地的“城市”都想亲身体验一下。特别是希腊,白色的城市和地中海,非常美好的印象哟。
S:我也喜欢外国。满早之前就想去海外,但是也有害怕的地方。比方说即使是东京和大阪,总体看来气质也是不同的不是吗?其中绝对有什么要素。日本和美国之间也有。但是,那不是知识,也不是头脑去理解的,而是亲身体会的。从这一意义上来说,和hyde一样全部都想去。(偷笑~你们两个可以结伴去周游世界了^ ^)这次的tour使这种念头变得更加强烈……头脑里描绘着自己在各地居住的地方,一想到自己知道的只是这么小小一个地方,就觉得自己很渺小。但是自己不该只是这样的,为了了解自己,想要大胆地把眼光放得更远。
K:我也不讨厌外国。同样是日本人也有各种各样性格的人不是吗?放到全世界来考虑,就会是几十倍几百倍……虽然语言不通很困难,还是想和各种想法不同的人交谈。
T:我也不讨厌外国,但也不是一定想去。喜欢日本……所以被外国人搭话,不管对方听不听的懂我都用日语回答(笑)。只是去欧洲香港购个物什么的话还是想去的。但也不强求。
Yokefellow 工作伙伴=member
S:因为喜欢band才做的,对member并没有“工作伙伴”的感觉……member就象是引爆剂吧。在精神层面上也是。
K:说到“工作”,就会想到“在公司上班”,是不一样的。要说的话就是“用音乐联系起来的”。不管什么,发出声音的一瞬就联系在一起了,彼此心里想的事情也能明白……说到这里就好象神仙一样(笑),就是这个感觉。
H:“信赖”吧……各自都能做出我无法想象的东西。所以可以放心地交给他们。“工作伙伴”或许也可以解释,但因为很快乐地在做,和“工作”这个词就不太一样。
T:我只要和这样的member在一起就觉得幸福了。找到了理想的人……说到“工作伙伴”的话,还没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是种工作。可能有点天真了,现在还是快乐地做的部分比较多。
Zenith 顶峰、顶点
S:在live上演奏,感到连空气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了。同时自己的意识脱离开来,自己超越了迄今为止的自己。“我是谁?!”的感觉,这个社时候就是顶峰。目前为止有过几次这样经验,因为还想要更多地体会,才能够不断地live、练习。
K:4个人的声音冲撞、混合最后成为一体,铺满live house、hall的角角落落,1cm也不落下的时候,就体会到了顶点。
H:live的时候偶尔会想“我真的做到了吗”。大家的这种想法重合到了一起,爆发出比平时更强大的力量时,“行了!”(笑)。这就是顶点了。
T:我也和大家一样(笑)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


2005-11-09 Wed 22:04
別窓 | L'Arc~en~Ciel | コメント:0 | トラックバック:0
<<听说很好用的浏览器 顺便贴在自己家里 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 [转贴]好搞笑 好可爱的故事啊>>
この記事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の投稿
 

管理者だけに閲覧
 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| ๑۩ﺴ๑下雪の那一天๑ﺴ۩๑ |